读一起 > 玄幻小说 > 天降鬼才 > 第1598章 一战慑敌

第1598章 一战慑敌

    云霓炎姬军的姑娘们站在城楼上,大家虽然不明白之前战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周兴云为何会深陷敌兵夹击之中。

    但是,有一点少女们很清楚,那就是她们的云帅有危险。

    蛇沐青乃云霓炎姬军中的一份子,当她站上城墙,看到城门外的周兴云时,内心不由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心疼、担忧、与一丝丝的……愉悦。

    蛇沐青不是很清楚自己的内心究竟怎么了,每逢看到周兴云的身影时,她的思绪就会充满期待,心情就会愉悦起来。

    期待……不仅仅是对周兴云的期待,还有对明天的期待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以前的话,蛇沐青是不敢想象,自己会怀有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自从父母与亲人惨遭凤天城教徒杀害,自己被丑陋的恶徒制服掳走,蛇沐青就对世界、对自己的人生绝望了。

    蛇沐青无法想象、也不敢去想象明天的自己。

    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,都会被凤天城的恶徒玩坏,然后像一块烂肉般丢弃在山野吧。曾经的蛇沐青是如此的绝望……

    后来,自己因为长得漂亮,将作为祭品献给凤天城的城主,所以暂时逃过了一劫,真是天大的讽刺。

    蛇沐青永远忘不了父母惨死,温馨与幸福,从此离她而去的那天。

    只要一闭上眼睛,蛇沐青就会梦见那天晚上,发生在自己家庭,惨不忍睹的画面,那群十恶不赦的恶人,当着她面,将她的父母羞辱致死。

    即便最后自己非常幸运,被凤天城圣女看上,成为凤天城城主的专属部队,甚至在凤天城圣女的帮助下,手刃了当年迫害自己家庭的恶徒。

    但是,噩梦犹如诅咒,一直缠绕着蛇沐青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仇人明明已经死了,噩梦却依旧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蛇沐青想知道原因,不……她或许已经知道了原因。即便血海深仇得报,逝去的父母也无法复活,曾经的温馨与幸福也不会回来。

    而且,自己依旧没有明天……

    复仇是需要付诸代价的,凤天城圣女绝非善男信女,不会无条件帮她复仇。而这个代价,就是她自己……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凤天城圣女助她复仇,是要她向另一个男人誓忠,把自己的灵魂与,都献给那个潜藏在幕后,不为人知的男人。

    当听到这一条件时,蛇沐青没有多想,一口就答应了凤天城圣女。

    自己活在世上,除了复仇还有别的存在意义吗?没有了!已经没有了!失去一切的蛇沐青,复仇便是她苟活人间的动力。

    只要能让凤天城流血,只要能报复摧毁自己家庭的恶徒,即便将灵魂与献给魔鬼又何妨。

    因此蛇沐青即便明知道,答应凤天城圣女的要求,只是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,并不能得到救赎,她也义无反顾的点头,加入了凤天城的幽雨落月弓。

    即便在魔鬼麾下献身谄媚,也比留在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的凤天城好一万倍。

    魔鬼。蛇沐青加入幽雨落月弓后,一直把素未谋面的周兴云定性为魔鬼。

    对于蛇沐青而言,魔鬼并不是贬义词。她早就对世界失望透顶,在她最无助和痛苦的时候,祈祷上苍的时候,没有神仙向她伸出援手。反而,在她身陷绝望之际,魔鬼却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蛇沐青手刃仇人,为父母报仇之日,充斥在心中的是空虚与悲痛。

    蛇沐青没有从噩梦的诅咒中得以解脱,复仇之后,迎接她的新一天,是作为魔鬼的女奴,继续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。直到……她与魔鬼相遇。

    叩见云少……

    那个少年就是自己的主人?在京城郊外与周兴云相遇那天,蛇沐青心中颇为意外,没想到拥有自己的魔鬼,竟是剑蜀山庄的浪荡子,一个在江湖上臭名昭著,却毫无实力的男子。

    蛇沐青不止一次猜想,能让凤天城圣女屈服的男人,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强大、霸道、草菅人命、践踏生灵、比凤天城城主更加十恶不赦的存在。

    蛇沐青是一直这么认为的,因此她早就做好被魔鬼吞噬的准备。然而……

    自己心目中的魔鬼,竟然没有一丝魔鬼的形象,是个傻头傻脑的混小子。

    说真的,第一眼看到周兴云,确认眼前小伙子,就是幽雨落月弓队的主人时,蛇沐青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。她居然把这么个小鬼视作魔鬼?真是的,呵……

    这便是蛇沐青第一次与周兴云接触,内心深处冒出的念头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念头很快就从蛇沐青心中消失。

    如同诅咒一直缠绕着蛇沐青,令她夜夜惊醒的噩梦,竟在和周兴云相遇后,渐渐地变少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、不清楚、不确定、蛇沐青无法判断是出于何种原因,缠绕自己的噩梦渐渐变少。

    是因为看到支配自己的魔鬼,只是个小鬼后,自己对明天的生活感到安心吗?

    不,噩梦不仅越来越少,最近几天,它甚至还被某种东西取代了。

    那个身影、那个未知的世界、融入深沉记忆的零星回忆。

    他、果然是魔鬼……

    就像魔鬼一样,不,他是真真正正的魔鬼,不单止要支配自己的身躯,他还想支配她的人生,将她的灵魂吞噬得一点不剩。

    果然,也只有他这样温柔的魔鬼,才会给予自己拥抱,将自己从噩梦的诅咒中解放出来,然后一点不剩的吞噬自己。

    噩梦消散了,取而代之是依附在灵魂的魔鬼。

    自从阵营战结束后,蛇沐青更加的肯定,周兴云不讲道理的,在她的灵魂上,刻下属于他的烙印,令她再也无法脱离魔鬼支配。

    蛇沐青的心口在发热,一枚象征镇北骑代表队的阵营战士卒徽章,就像护身符一样,佩戴在她胸前。

    云少请放心,我的灵魂、我的身躯、我的血液、我的骨髓、我的每一根秀发、我的每一个细胞,全都是属于你的,守护你是炎姬军的使命,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不管是黄酆国的士兵,还是天地间的任何事物,所有对你不利的存在,都将成为我蛇沐青的仇人!如果他们胆敢阻碍你、伤害你,我将为吾主献上他们的心脏!

    因为,你就是我们的明天,而我们……则是云少的、是你的炎姬军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蛇沐青拉满弓,一声令下便指挥炎姬军朝敌军射箭。

    锋芒毕露的箭矢,仿若致命的毒蛇,在空中飞逝一段超远距离,精准无误的刺穿黄酆国士兵们的铠甲,扎在他们的心脏上。

    炎姬军的姑娘们没有手下留情,由于周兴云深陷敌军,大家唯恐他受伤,都竭尽所能的射杀敌军。

    少女们惊赞的箭术,形同死神手中的摧命符,不断地带走敌方士兵的生命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敌阵中蔓延着恐慌与混乱,映入他们眼眸的景象,除了死亡还是死亡。

    “中计了……全军后撤!”

    木特尔挺身而上,拉起摔坐在地上的黄酆国小将,立马往后飞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步步逼近周兴云,已经形成半包围局势的黄酆国士兵,也遭到出其不意的箭雨袭击,惊慌失措的服从命令,举着盾牌往后撤退。

    中计了,他们中计了。没想到中原士兵的弓术如此了得!

    先前从城楼上飞出来的那一箭,肯定是故意让他们轻视,蓄意射歪的一箭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镇北骑元帅独自一人跳出来,莫不是亲自充当诱饵,引诱他们深入?

    太冒险了!虽说镇北骑元帅这么做很不理智,但结果代表一切,现在的局势,显然是对方更加有利。

    木特尔本想孤注一掷,让黄酆国的士兵们,顶着城楼箭术,强行将镇北骑元帅拿下。

    但是,当木特尔将军看到从城楼跃下来,救援镇北骑元帅的武者们时,他果断的放弃了上述念头,那不是先遣部队能够对付的强敌。

    南宫翎锋芒乍现的一刀,便将十余名黄酆国的士兵,连盾带人拦腰斩断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的筱箐,在半空中击出双掌,由两条风火卷聚形成的炎龙气劲,张开血盆大口俯冲而下,一口吞噬四名全副铠甲的黄酆国士兵,将他们身躯轰得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这两人,随后还有十多名绝色女子,从城楼上飘下来。

    她们都是能乘风而立的极峰武者,认清楚这一点后,木特尔果断下令撤退。

    中计了!

    无论站在城墙上的美女神弓队,还是从城楼上跃下来的绝色女子,她们都不是单纯的花瓶。

    没想到镇北骑元帅麾下的美女,全是才艺双绝的好姑娘。

    黄酆国的年轻小将,目睹眼前一幕后,内心与其说羡慕不已,倒不如说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镇北骑大元帅何德何能,竟将如此多优秀的姑娘收拢麾下?

    然而,就在黄酆国士兵因镇北骑师团的姑娘们哑然失声时,城门轰地敞开,镇北骑师团的牲口们出闸了!牲口们要畜气熏人了!

    聚集在城门下的黄酆国士兵,只有一千人左右,他们的装备虽然精良,但武功却很一般。

    当李小帆、轩辕崇武、徐子健、长孙无折、绫道仑、太史禾一众堪比万夫长的高手出闸,仅仅一个照面,就摧枯拉朽的将敌兵镇压。

    黄酆国的将领正是看到这一幕,才猛一咬牙,指挥大队全军后撤,并祈祷中原士兵别追击他们,不然的话……他们怕是要全灭。

    镇北骑师团都是些什么人啊!清一色的极峰武者吗?如果真是这样,他们在武道会上横扫所有外族阵营,就能够说得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