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一起 > 都市小说 > 隐婿成龙 > 第600章 上船重回金岛

第600章 上船重回金岛

    铁面倒飞而回。

    在他刚刚跌回来的时候,面具男则后发先至,瞬间出现在他面前,扬起拳头罩着仰倒的铁面,一拳砸下。

    这速度,要是让程然看见了一定会咋舌不已的。就像是投掷标枪的运动员一样,标枪投出去,落地的时候,投标枪的人,却又冲过去把标枪握住。

    简直有点超出人类认知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道长也终于坐不住了,本来古井无波的脸上,也是风云突变。

    大袖一挥,道长以同样的速度,来到面具男前,就在他拳头即将砸在铁面身上时,一指插向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面具男只得放弃继续攻击铁面,身子一转躲过道长的一指,随后整个肩膀都靠在道长的胸上。

    骤然一股巨力爆出。

    “噔噔噔……”道长没忍住,连续后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而铁面也迅速一个翻身站起,身子往后猛然一纵,躲开面具男的攻击范围。

    道长与铁面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道长也第一次露出憾然之色,他总是懒洋洋的眼睛也第一次瞪的滚圆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只是一个简单的碰撞,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面具男无论身高还是体型,都不是杨睿与云以霞,但是除了他们俩,铁面与道长实在不知道还有谁,能打的过他们俩之中的任何一个。

    但是显然,来人却可以。

    不仅可以,反而好像还很轻松。

    “辛阳市,怎么可能会有这种高手存在?”铁面不敢置信的说,声音都在打颤。

    面具男也不急于继续进攻,而是把双手拢在一起,就像很多很多年以前,寒冷的冬天,穿上军大衣的乡农。

    “离开辛阳市。”他淡淡的说道:“再来这里,我会杀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极其平静,就连说杀了你们时,都像是老朋友见面简单的说一句你好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道长与铁面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,正如之前道长给程然的那种感觉一样。

    “能告诉我们,你是谁吗?”道长眯眼问道。

    面具男伸出一根手指:“一个小时,如果不离开辛阳市,就不用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气氛瞬间从祥和变的无比凝重。

    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铁面才回过神来,问道长: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道长也是罕见的蹙起眉头:“先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辛阳市还真是藏龙卧虎。”铁面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李肃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道长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铁面摇头:“不太确定,按我们侦查到的信息,他的确是死了,不然程然也不会那么疯狂的与方家为敌。”

    “我与李肃交过手,他确实比我厉害,但我能肯定,即便他不死,这个人也不是李肃。”

    “身高语气以及声音都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道长沉默了会儿:“先离开吧,这个人招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间。

    辛阳市码头,当从龙坛医院出来的一辆车停下后,立即被人拦住。

    一名保安敲开车玻璃,对开车的司机说:“立刻离开,这里不能停车。”

    司机扯出一根烟,递给保安笑着说:“师傅,通融通融,我们接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保安拒绝香烟,并严肃的喝令道:“快到离开这,今天我们领导过来。”

    司机没办法,调转车头,只能离开。

    等他们离开后,保安却拿起对讲机,小声说道:“车里没有目标,车里没有目标。”

    而这一幕,却被一个旅游团中的几个人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头戴太阳帽,手摇着小旗子,招呼游客跟上陆续登船的导游,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船来了,咱们要陆续登船,不要乱。在车上发给大家的那个小牌就是船票,如果你们谁不小心弄丢了,那可是得另花钱的……”

    而在这几十人的旅游团里,却有几个人,一直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出所料,码头的保安,全都是道长的人。”

    穿着旅游团配发的服装,头戴太阳帽的李海滨,悄声对身边的程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无非就是过年捡只兔子,有它也过年,没它也过年。道长的真正目标是我们开往外省的几辆车。”程然点头回应。

    李海滨笑道:“所以,他肯定想不到,我们依然会在辛阳市上船,而且更想不到,我们会以这种方式上船。”

    程然点头,也笑了。

    他忽然感觉,捡到李海滨是他人生最幸运的事之一。

    侦查调查以及识破敌人布局,是李海滨的强项,而布局破局,程然又比较擅长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他们俩个的配合,简直完美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所谓,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这个道理亘古不变。他们万万不会想到,在把辛阳市排除以后,我们依然会选择辛阳市。”李海滨赞了声:“老板,您真高。”

    “能够识破道长的诡计,李老板才更是技高一筹!”程然也商业互捧了一句。

    俩人会心的笑了。

    而走在他们旁边的尝尝却冷笑一声,讥讽道:“恶心,真让人反胃!”

    很显然,她根本看不上这俩人互相吹捧小人得志的样子。

    尝尝的身体状态很好,虽然伤的很重,可大多都是外伤,在岛上也就是流血过多罢了。

    所以,十来天的恢复,伤势也已经好了大半,只是……

    只是她一直用不上力气。

    其实这点她也清楚,平日里给她治病用的药物,里面肯定含有一种限制她气力的东西。

    虽然清楚,却也只能配合,因为她知道程然不会放她离开的,因为那批金子。

    她如果不配合服用这种药物,那说不得,程然只会杀了她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她还是选择了先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到了海边,时阳偷偷离开队伍,来到一处停滞在码头的渔船上。

    也不知跟人商量了几句什么,又跑回来,对程然说道:“那艘船已经谈妥了,船上燃料足够。渔船老板说,这本来是准备好明天出海的,船员还没到齐,所以暂时停靠在码头。”

    程然点点头:“走,上船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,只有程然李海滨时阳与尝尝。

    目前为止,也只有李海滨与时阳,是程然真真正正放心的人选。

    上了渔船,向金岛进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