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一起 > 玄幻小说 > 强婿当道 >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白袍一笑,生死难料

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白袍一笑,生死难料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叶凡给宋红颜她们打了一圈电话报平安后,就带着唐若雪在飞龙别墅安顿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还调来一队武盟子弟保护别墅安全。

    虽然叶凡有些日子没在飞龙别墅居住了,但朱静儿一直安排保姆守着,所以连打扫都不用就可入住。

    几天下来,唐若雪的伤势好了不少,脸上的红肿也消退了。

    只是让叶凡郁闷的是,唐若雪宁愿让护士疗伤,也不让他把脉治疗,说是不想耗损他的精气神。

    叶凡无奈,知道女人性子固执,也就任由她去了,他则每天溜达或者练功。

    上一次对战宫本,叶凡也是在飞龙别墅突破的,玄境巅峰连破两境直抵地境大成,战斗力暴涨了十倍还多。

    这一次来了,叶凡寻思看看有没机会再上一层。

    只是地境大成到巅峰,虽然只差一层,但战斗力却差了三倍,这也注定突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几天专心修炼下来,叶凡还是卡在地境大成,怎么都无法向地境巅峰突破过去。

    叶凡心里有些遗憾,不过也没有太多沮丧。

    这世界老怪物不少,但年轻一代,能够达到地境大成的,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想到苗氏老祖一百岁还卡在地境,叶凡心里又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好事笑成这样?”

    在叶凡带着笑容从房间出来时,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唐若雪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今天的唐若雪脱去了钟爱的职业套装,脚下也没有穿高跟鞋,而是穿着一件黑色纱裙,裹着一袭黑色丝袜。

    脚下是一双黑色的棉拖。

    她那飘逸的黑发也不像往常那般随意地搭在肩头,而是用一支铅笔牢牢盘了起来。

    乍一看上去,今天的唐若雪给人一种贤惠妻子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想起了几个一百岁老头,怎样?

    伤势好点没有?”

    叶凡轻笑一声回应:“脸上血口有没有用……白药?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他向唐若雪沙发走去,想要跟女人坐在一起,顺便看看她的伤势。

    “用了!好多了,医生说我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没等叶凡靠近自己,唐若雪就从沙发上起身,把遥控器丢给叶凡开口:“晚上想吃什么,我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休息这么多天,是时候活动一下筋骨了。”

    唐若雪伸手拿过一张围裙系起来,语气温柔向叶凡发问:“要不要吃鱼?”

    叶凡在沙发坐下,看着贤惠女人点点头:“好,吃鱼,清蒸鱼。”

    唐若雪一年到头进不了厨房几次,但清蒸鱼还是非常不错的,肉嫩汁滑,十分爽口。

    唐若雪嫣然一笑:“行,我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看着女人远去的背影,还有刚才的温柔,叶凡微微恍惚,难得感受唐若雪这样贤惠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叹,如果女人永远这样,该有多好啊。

    只是念头刚刚腾升,叶凡注意力又落在了墙壁监控屏幕上,门口来了三辆黑色车子。

    “是他!”

    叶凡看出来访者是谁,马上丢掉遥控器出门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来到被武盟子弟拦住的车队前面。

    他挥挥手,示意武盟子弟不用查看,随后对着中间车子一笑:“秦老,下午好。”

    车队也没有开进来,就地停在旁边,打开,钻出十余名灰衣保镖。

    随后,一个白发老人出现叶凡面前。

    他身躯笔挺,头发笔直,服饰一丝不苟,神情永远彬彬有礼。

    正是秦无忌。

    “叶国士,下午好。”

    秦无忌对叶凡淡淡一笑:“冒昧打扰,还请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叶凡邀请秦无忌进去飞龙别墅:“秦老客气了,外面风大,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尽管他跟秦九天和秦牧月都闹过,双方还算得上苦大仇深,但叶凡对秦无忌却没半点反感。

    这老头还是明事理的。

    “听说叶国士这几天闭门谢客,跟唐小姐静心疗养,我还是不进去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秦无忌显然打听了叶凡情况,脸上带着和蔼开口:“只是我有几句话想要跟叶国士说一说,不知道叶国士能否赏脸挤出点时间,陪我这老骨头在公园走一走?”

    他向别墅外面的栈道轻轻侧手。

    “好,我听秦老的。”

    叶凡想到唐飞打死了秦九天,也就不再坚持让秦无忌进去坐,免得让唐若雪心里难受和尴尬。

    秦无忌轻轻一笑,随后就背负着双手跟叶凡前行。

    十几个秦氏保镖想要跟上来,却被秦无忌轻轻挥手制止,他想要跟叶凡单独谈一谈。

    “叶国士,今天来找你三件事。”

    前行途中,秦无忌诚恳开口:“一是对秦九天意图伤害你,我再次表示歉意。”

    “秦老严重了,不关你的事,而且我说过,死者为大,我跟秦家恩怨已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叶凡忙摆摆手:“只要秦牧月他们不再找我麻烦,我是不会再报复秦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牧月他们不会再算计你。”

    秦无忌一笑:“我已经让她滚回去面壁思过,还对她严重警告,再敢冒犯你,就把她从秦家开除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件事,就是想要跟你说一声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你提的叶镇东这个人选,得到了九大家的认可,也保全了叶堂一点颜面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现在九大家还在争执,搞不好已经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对于叶凡很是肯定:“你算是化解了神州一场大危机啊。”

    十六署易主如果谈不拢,九大家就会圈地自封,令行不止,叶堂失去执法权,严重损害神州根本利益。

    叶凡谦卑摆摆手:“举手之劳,还是不成熟意见,老先生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比起老先生的功绩,叶凡所作所为完全是小巫见大巫。”

    叶凡也感慨着秦无忌所为:“先生才是叶凡楷模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谦虚啊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人,一个个唯我独尊,野心远远大于自己能力,还觉得就差一个时势。”

    秦无忌又赞叹一声:“叶国士这样不骄不躁,实在是难得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先生就别夸赞我了,不然我心里发虚啊。”

    叶凡笑着话锋一转:“对了,老先生第三件事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请叶国士给老夫看病。”

    秦无忌也没有扭扭捏捏,微微停顿脚步开口:“这几个月,我精神时不时恍惚,脑海还经常响起莫名其妙的画面和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有什么人住在我身体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用强大意志驱散和压制这些幻觉,但这半个月却越来越严重,有时还会突然自言自语。”

    “我担心说出不该说的话,所以这几天几乎不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前几天忙着处理叶堂一事,今天挤出空档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叶国士为我治一治,看看能否让我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他很是坦诚对叶凡一笑:“我还是想多活几年的,因为有些事情还没完成……”“老先生客气,这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叶凡忙接过话题,随后扫视周围一眼,发现不知不觉走到李大勇曾经住过的别墅。

    人去楼空,草木萧瑟。

    叶凡心里意揪,接着向李氏别墅偏偏头:“里面有个小亭子,我跟老先生把把脉。”

    叶凡知道秦无忌日理万机,而且看他样子想要早点康复,还不想被外人知道,于是就地找个地方对他诊治。

    秦无忌一笑:“好,都听叶国士的。”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就在这时,叶凡脸色一变,猛地窜前,抱住秦无忌向旁边一滚。

    下一秒,一个黑乎乎物体轰的一声砸在秦无忌站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叶凡定眼一看:“黑棺!”

    “嗖嗖嗖——”几乎同一个时刻,四周人影闪烁笑声桀桀,多出了七个身穿白袍的阳国老者。

    秦无忌声音一沉:“白袍一笑,生死难料!”

    “黑棺一抬,人间白来?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天社七袍?”